2018年1月28日 星期日

用LINE立即線上離婚諮詢


預約離婚律師現場免費諮詢
(02)2976-1611
台北辦公室:捷運台北橋站旁
台中辦公室:高鐵烏日站旁
高雄辦公室:捷運獅甲站旁

(手機點擊電話號碼可直接撥出)
www.0920340500.com

歡迎加入可道離婚律師事務所LINE線上法律諮詢小平台,不定時接收法律實用小常識,也可以免費線上立即一對一諮詢喔!

本所LINE帳號是@taipei_lawyer

注意@也要打進去喔!

(開啟LINE->按其他->按加入好友->按ID搜尋->輸入帳號->按加入)
或掃描QR CODE加入好友



2017年1月10日 星期二

先生過世了,公婆也可以分遺產嗎?

夫妻間的財產分配一直是家事法庭裡最大的迷宮,我們事務所的律師每次遇到這類的案件都像是當起了會計師,要幫即將分手的夫妻舊帳一次算清楚。
最近看到了一個夫妻剩餘財產差額分配的判決,剛好牽涉到了不少夫妻財產分配的眉角,今天就用這個例子來讓大家瞭解,夫妻財產的分配方式究竟有什麼你不知道的小訣竅呢?
在這個例子當中,太太(化名小玉)嫁給丈夫(阿龍)十幾年,最近丈夫阿龍過世了,因為兩個人結婚十幾年並沒有小孩,所以阿龍的繼承人就是太太小玉跟阿龍的父母親。
依民法第1138條跟第1144條規定,小玉跟阿龍的爸媽繼承的比例,是小玉拿1/2,阿龍的爸媽則各拿1/4。
不過,在這個地方呢,有些人可能知道,有些人可能不知道,其實除了繼承權之外,小玉對阿龍還有另外一份債權,叫做「夫妻剩餘財產差額分配請求權」。
或許有人會有疑問,這個權利不是離婚才有的嗎?
並非如此喔!
因為民法第1030條之一的規定是「法定財產制關係消滅時」,這是離婚、夫妻一方死亡還有夫妻雙方改定分別財產制時,都會產生的財產分配權。
所以呢?小玉是可以從遺產中「屬於婚後剩餘財產的部分」拿走和自己婚後剩餘財產差額一半的財產,再和阿龍的父母分遺產。
在這個剛出爐的家事判決裡,小玉就這麼做了,向共同繼承阿龍遺產的阿龍父母提出給付剩餘財產差額分配的請求。
媳婦要跟公婆(還是該說前公婆呢?)對簿公堂,難免令人唏噓,在此也提醒大家提早做好身後的遺產規劃,取得家人的共識,否則身後家人們為了遺產才來打官司,也枉費了有緣成為一家人。話說回來,可能生前就已經吵翻了也說不一定。
這個案例裡,小玉既然提告了,那麼法院就要來審理,哪些阿龍的遺產是屬於法律上的「婚後剩餘財產」?小玉可以先分走與自己婚後剩餘財產差額的一半呢?
一、阿龍的婚後財產應該扣除尚未繳納的房屋貸款、過世前的醫療費用及喪葬費用,這點小玉跟阿龍的父母都沒有意見。
二、阿龍名下有幾筆婚後才買入的房地產,阿龍的父母認為那是民國88年間(阿龍結婚前)父親透過虛偽買賣的方式將一間名下房地產過給阿龍,阿龍在96年間賣掉房子,又於99年時拿這筆錢當頭期款後才買下現在這幾筆房地產,所以應該屬於婚前財產的變形,而且是無償取得,依法不應該算入阿龍的婚後財產。(附註:到阿龍死亡時,這批不動產應該漲價了不少,依法是以鑑價後的房屋現值來計算)
但法官認為:以買賣時間差距跟房屋貸款的狀況,已經不能認為這批房地產是阿龍父母給予給阿龍的婚前房子的變形,所以仍然應該計入阿龍的婚後財產。
三、小玉認為阿龍在生前病重時,將名下幾筆不動產過給了自己的兄弟,顯然是為了減少自己的婚後財產分配,依民法第1031條之3這幾筆不動產應該計回阿龍的婚後財產計算。
但法官認為:小玉在訴訟中主張自己跟阿龍夫妻感情良好,而且還取得阿龍的死亡理賠金一千多萬元,可見阿龍對小玉已經有相當的身後經濟保障考量,這幾筆不動產應該不是為了減少對小玉的婚後財產分配才移轉,所以認為不用計入阿龍的婚後財產讓小玉分配。
四、阿龍生前的信用卡債務,法官認為應該從婚後財產扣除清償。
五、阿龍的父母提出阿龍常常跟他們借款,這些款項應該從阿龍婚後財產扣除,但因為阿龍的父母只能提出與阿龍間的金流來往紀錄並沒有借據,所以無法證明是借款,不能主張扣除。
六、阿龍父母主張阿龍對他們還有三十年的扶養義務,這筆扶養金額應該從阿龍的婚後財產扣除不用分配,但法官認為阿龍過世後就不是扶養義務人,應該沒有扶養義務的問題。
七、最有趣的是這部分:民法1030條之一第二項規定夫妻財產平均分配如果顯失公平,法院得調整或免除分配,當初的立法理由是夫妻一方如果有不務正業,或浪費成習等情事,對財產的增加並無貢獻者,自不能使之坐享其成,獲得非分之利益。
因此阿龍的父母主張:小玉婚後未生育子女,與阿龍感情不佳,又已領取保險給付一千多萬元,其家務付出已獲合理報償,夫妻分配額應免除方屬公允。
但法官則認為:小玉雖然婚後未生育子女,但從阿龍生前購買相當數額保險以保障小玉日後生活,可以得知阿龍與小玉並沒有感情不佳,也就是說,阿龍本人是承認小玉對於家務付出之貢獻,自不能因為阿龍的父母不滿小玉未生育子女來質疑分配的公平性。
最後呢?法院判決小玉可以拿到一千五百多萬的夫妻剩餘財產差額分配。
這件剛出爐的法院判決還有上訴的機會,不過我們可以從判決裡面的爭點了解到很多夫妻財產差額分配的眉眉角角。
其實啊!現代人在財產分配上,已經越來越多人不會囿於親情的枷鎖,而勇敢爭取自己的權利,但訴訟之後,究竟還能不能做一家人,我們其實都有看過,特別是在手足之爭時,更是考驗著雙方理性處理感性的天人交戰,能不能過自己心中的那把尺,或許才是糾紛得以平靜的關鍵。

2017年1月4日 星期三

隔代教養-可以據此聲請改定監護嗎?

By 可道律師事務所 吳嘉瑜

青青跟先生離婚後,雖約定孩子由先生單獨監護,但先生長期於國外工作,孩子多由前婆婆照顧,前婆婆又過於溺愛孩子,青青可以聲請將孩子改由自己監護嗎?
*什麼時候可以聲請改定監護?
夫妻離婚時,可以協議或依法聲請法院酌定行使或負擔子女權利義務之人(即監護權人)。
若該子女監護權人未盡保護教養之義務或對未成年子女有不利之情事者,他方、未成年子女、主管機關、社會福利機構或其他利害關係人得為子女之利益,依法聲請法院改定子女監護權人(民法第1055條第3項)。
*法院判斷子女監護權人的幾個要素?
為維護子女最佳利益,法院會特別注意以下事項,來決定何人擔任子女監護權人(民法第1055條之1):
1. 子女之年齡、性別、人數及健康情形
2. 子女之意願及人格發展之需要
3. 父母之年齡、職業、品行、健康情形、經濟能力及生活狀況
4. 父母保護教養子女之意願及態度
5. 父母子女間或未成年子女與其他共同生活之人間之感情狀況
6. 父母之一方是否有妨礙他方對未成年子女權利義務行使負擔之行為。
7. 各族群之傳統習俗、文化及價值觀。
*「隔代教養」對於以上要素的影響?
對於學齡前子女,人格特質的培養甚為關鍵,法院認為此時孩子更需父母長時間悉心陪伴,親自經營與孩子間的親子關係,此並不能透過其他家庭成員所取代,且子女祖父母對子女易於寵溺,恐影響其身心發展,是隔代教養並不合於子女最佳利益(詳參以下士林地院101家親聲95裁定)。
現代社會中雙薪家庭成為常態下,父母均忙於工作,除將孩子托給保母外,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拜託孩子的爺爺奶奶幫忙照顧,對孩子教育想法差異不免成了家庭間教養的一大難關,但孩子的成長不能等,各位爸爸媽媽工作之餘別忘了盡可能地陪伴孩子成長,也和家中長輩多多溝通好避免過度溺愛孩子喔!
────────────────────────
臺灣士林地方法院101年家親聲字第95號民事裁定:
「本院參酌前揭訪視報告意見,認兩造在經濟基礎、家庭支持系統等方面表現相當,可認兩造均具獨立監護未成年子女謝○穎、謝○翰之能力及意願。相對人雖在經濟能力、互動關係、照顧經驗等方面上表現較具優勢,惟聲請人亦在子女之照護環境、教育規劃、親職時間及人格培養等各方面之表現用心甚益,且學齡前兒童之先天性格養成及價值觀念之培育等人格特質皆須仰賴父母長時間悉心教育,其缺憾之親子關係,非物質上可予短暫加以彌補,亦非其他家庭成員可得以替代。雖相對人之母及其他家庭成員與未成年子女二人互動良好,依賴關係愈趨密切,惟相對人因工作因素,長時間在國外,親自陪伴及撫育時間極其有限,無異於相對人之母親隔代教養相對人之未成年子女,對於未成年子女之管控常較為慣溺及無法適時發現未成年子女之情緒轉變和矛盾鬱結。此由探視報告內容說明,可得知相對人母親因寵愛孫子女,恐無法時刻提醒或限制其使用高科技產品,而可能導致幼童身心發展受影響;且對於聲請人之負面情緒亦不加掩飾地顯露於未成年子女們面前,恐無助於聲請人與未成年子女們維繫親子關係,並易使其與家庭關係產生矛盾進而衍生爭執,長期以觀,並不合於未成年人子女之最佳利益,因認兩造原約定之監護協議不利於未成年子女,聲請人聲請改定,於法有據。」

2016年12月27日 星期二

婆媳問題也是離婚事由嗎?

不是我愛你就好

撰文者:蔡詠晴

一紙結婚證書,表面上是新郎和新娘為他們兩人的終身大事,許下共度一生的約定,但更廣義的來說,這個約定背後也代表兩個家庭的結合。所以,結婚從來就不是兩個人相愛就好的事,婆媳、翁婿之間,到底是情同母女、越看越有趣;還是關係緊張、問題不斷,過來人各自有各自的答案,那一個只有自己知曉的箇中甘甜或辛酸。要不要成為那個像女兒一樣的媳婦、能不能當個像半子的女婿?或許是看清了上一代人面臨的難題,現代人慢慢接受了婆媳、翁婿之間註定的存在某種隔閡,差別只在薄如蝶翼或固若金湯,而多數人在這兩者之間擺盪,因時地異。
曾經臺灣士林地方法院104年度婚字第129號說了這樣的一個故事:
英勇軍人甲男與優雅的鋼琴老師乙女結婚後,童話故事並沒有像騎士與公主永遠幸福快樂那樣發展。必須在異鄉營地留守的甲男,只能在排休的假日回到乙女生活的城市。乙女婚後和公婆同住,但是因生活瑣事、觀念不同等原因相處並不和睦。乙女的公婆什麼都要管,舉凡夫妻想外出享受難得的兩人時光、或是度蜜月的地點,公婆都有意見;公婆對娘家親戚也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只要乙女想回娘家過節、和娘家親友聚餐,公婆都強力反對,要她像是「潑出去的水」,婚後就不應該再理會娘家的事;至於在家中,和婆婆共處在廚房的時候,氣氛更是劍拔弩張,她這才真正體會到什麼叫做「廚房如戰場」,依據婆家的潛規則,廚房本來就是女主人的領地,而她,只是個外來的、弱小的侵略者,除了繃緊神經、唯唯諾諾聽從各種婆婆的指示,她甚麼都不能做。對此,乙女多次向丈夫哭訴和公婆相處的難處,希望丈夫代為溝通,像個真正的騎士能讓她依賴,可惜現實世界中的甲男,與其說是騎士,倒不如說是長不大的彼得潘,渴望母愛,回到家脫掉一身戎裝的他,對婆婆說什麼總點頭稱是。長此以往,夫妻的感情也不能不變質;原本嬌滴滴的乙女也覺得自己忍耐夠了,不再哭哭啼啼,把心一橫,決定要像長髮姑娘一樣剪斷了頭髮,逃出婚後囚禁她這麼多年的高塔,向法院訴請離婚。

而法院呢?對於這樣一個看起來不罕見、甚至有點俗套的故事,法院是否也同意甲男乙女結束這段婚姻呢?

法院准了。
但理由不是我國民法第1052條第1項第4款:夫妻一方之直系親屬對他方為虐待,致不堪為共同生活者,他方得請求離婚。而是以民法第1052條第2項項的其他事由判離。法院認為,這些婆媳不和的生活瑣事,還不能達到「虐待」的程度、也還不能算是「不堪為共同生活」。但甲男同為人夫與人子,為乙女與父母間最親近之親屬,未能居間協調紛爭,亦未積極提出解決方案設法改善妻子與父母間相處問題,等同消極放任,實有不當。所以,因為著眼於夫妻始終無法針對婆媳問題溝通,甲男也未積極化解身邊最近兩個女人的紛爭,法院判斷這樣的婚姻無法維繫,故准兩造離婚。


所以,故事的末尾,我們都不知道騎士和公主是否還相愛,如果除去婆媳問題,他們是否願意再一次步入紅毯;但我們看到了,結婚不是我愛你就好。

2016年12月20日 星期二

怎麼讓長輩的照護及就醫地點固定下來,不被有心人士移來移去?

律師 我想問的是....
現在媽媽已經沒有自理能力,本來在固定的安養院住得好好的,姐姐多次無故把媽媽帶走,自己幫她另外安排其他安養院、四處搬動媽媽,甚至不讓我跟其他兄弟姊妹知道媽媽下落。以媽媽的狀況,實在禁不起這般折騰,我該怎麼辦才好?
律師貼心話:
1.      為不能自理生活之程度的親人聲請監護宣告的過程中,家人屢次對於其照護場所及方式有意見,一再變動照護場所及醫院,甚至有藏匿行為,此時可以請求法院指定應受監護宣告之人在特定的機構及醫院接受照護、就醫,相關人等均不得將其帶往他處。
2.      法院在判斷前述照顧機構及醫院哪個較適合時,會請程序監理人就目前所處地點、照護品質、環境清潔度、歷次就醫次數及記錄、交通便利性等進行綜合評估,並且負責協調家屬間之不同意見,取得初步的共識,做成報告,再由法官作最後定奪。


臺灣高雄少年及家事法院 102年家暫字第 71 號民事裁定
主文:
應受監護宣告之人孫○華於本院102年度監宣字第73號監護宣告等事件裁定確定、撤回或其他事由終結前,暫時居住在惠川醫院護理之家受託照護,如需就醫,先在惠川醫院看診,如經醫師診斷需住院治療,則至行政院國軍退除役官兵輔導委員會高雄榮民總醫院或醫師為救護、治療應受監護宣告之人孫○華生命、身體之必要所指定轉診之醫院。聲請人、關係人或第三人不得將應受監護宣(編按:告)之人孫○華帶往他處。
理由:
本院審酌孫○華目前在惠川醫院護理之家接受照護,聲請人、乙○○、崔○文曾於10285日在程序監理人協調下同意孫○華暫時在惠川醫院護理之家安養(見本院102813日訊問筆錄),並有本院102年度監宣字第73號卷附協調會議紀錄可稽,乙○○雖於本院訊問時自陳於10285日曾同意協調結果而簽名,但表示惠川醫院的照護品質不佳,希望孫○華可以在家由乙○○親自照顧等語,對此,崔○文表示惠川醫院護理之家照護並無問題,程序監理人亦表示孫○華目前安養之惠川醫院護理之家妥適,環境乾淨,也沒有不當的地方等語(見本院10285日訊問筆錄),另依聲請人提出之奇美醫院102726日出院準備服務家庭會談記錄,乙○○當時曾要求返家照護孫○華,而與聲請人、崔○文要求由安養之家照護之意見不一,經醫院建議由安養之家照護,並表示回診視病人情形,也可就近醫院回診等情,有上開記錄在卷可按。至於孫○華就醫之醫院,程序監理人表示應優先在惠川醫院就醫較為方便,如惠川醫院醫師診斷需要轉院,則至兩造均同意之行政院國軍退除役官兵輔導委員會高雄榮民總醫院(下稱高雄榮總醫院),聲請人、崔○文均同意程序監理人之意見,乙○○則表示奇美醫院為第一優先,第二為高雄榮總醫院,平常門診、急診均至國軍岡山醫院,如國軍岡山醫院無法處理則到奇美醫院或高雄榮總醫院等語(見本院10285日訊問筆錄)。按孫○華目前安養之惠川醫院護理之家樓下即為惠川醫院,孫○華如需就醫,就近在惠川醫院看診較為便利,如經醫師診斷需住院治療,參酌前揭程序監理人、聲請人、關係人之意見、孫○華居住之惠川醫院護理之家位於高雄市岡山區,考量其轉院之便利及孫○華曾於8754日起多次至高雄榮總醫院就醫留有自87年至今之相關病歷資料,奇美醫院則係102514日第一次就醫致病歷資料有限,分別有本院102年度監宣字第73號卷附醫院病歷資料可佐,暨前揭奇美醫院102726日會談建議等情,認孫○華在本案程序終結前,暫時居住在惠川醫院護理之家受託照護,如有就醫之必要,先就近在惠川醫院看診,如經醫師診斷需住院治療,則送至高雄榮總醫院,或醫師為救護、治療孫○華生命、身體之必要所指定轉診之醫院就醫,以符合應受監護宣告人孫○華之最佳利益。